您的位置 > i广州 > i非遗 > 代表性项目

乞巧望秋月,人世千家忙

乞巧节即七夕,最初是为了祭祀星神。上古人们将织女星作为季节标志星。七月初,织女星初昏在正东方向,标志着时令转换,提示秋天开始,被视作七月之星。

《汉书 · 律历志》:"织女之纪,指牵牛之初,以纪日月,故曰星纪。"

当织女星升上天顶,牵牛星也在此时进入人们视野,两星分居银河两端。七月过后,当织女星离开天顶向西倾斜时,牵牛星逐渐升至最高点,岁序随之进入仲秋八月,牵牛星成为八月标志。这段时间农作物逐渐成熟,人们于是拜祭星神,祈求赐福。随着社会生活发展,对牵牛、织女二星的崇拜与祭祀逐渐演绎出牛郎织女的神话传说。


(图片来自网络)

岭南地区乞巧节习俗是由西晋末年为躲避战乱而南迁的中原士族传播带来的,因此岭南乞巧节带有中原士族的节俗特征,同时又由于当地的自然环境、经济状况及习俗的影响等形成自己丰富的内容与鲜明的特色。

广州乞巧节的仪式隆重繁复,许多活动为国内独有:节日活动含"摆七娘"、拜仙、乞巧、吃七娘饭、看七娘戏等诸多内容;节日以"摆巧"为具体内容,并形成独具特色的传统七夕工艺系列作品,如斋塔、芝麻香、鹊桥景观、七娘盘、七夕公仔等;拜仙对象不仅有牛郎织女二星,还扩展到织女的六个姐妹,体现了岭南地区自古以来浓厚的神灵崇拜风气。

传统广州乞巧节的特征

1.以六夕为七夕

有别于国内其他地方,近代以前广东普遍从七月初六起就庆祝乞巧节,这一传统在北方消逝较早。岭南地区乞巧节的兴起,在西晋灭亡士族南迁后,至五代时出现以六夕为七夕的习俗,岭南地区直至近代仍保留过六夕的传统。



2.铺张隆重的"摆七娘"

广府民间都举办隆重的"乞巧会",仪式繁复,分为摆七娘、迎仙、拜仙、乞巧等活动,其中 "摆七娘"方式尤为独特,铺张和隆重程度他处少见。摆七娘,重在一个"摆"字,传统摆七娘规模有大有小,分为"大七娘"与"小七娘",琳琅满目的工艺品既多且巧,摆满贡案,等待织女下凡鉴赏。


3."拜仙"与"辞仙"

初六白天"摆七娘"后,未婚女子们便要沐浴更衣,精心打扮,准备"拜仙"仪式。摆好物品后,姑娘们焚香燃烛,自三鼓至五鼓,共礼拜七次,称作"拜仙"。

"辞仙",也称"谢仙",指新娘在新婚后第一个七夕时回娘家举行的礼神仪式。


随着时代的进步与社会的发展,当代乞巧节的内容与规模也都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摆七娘"的时间

为了方便游人欣赏,配合整个乞巧活动的开展,时间上不再限定于农历七月初六、初七两天,往往提前到农历七月初一,持续时间大大延长。规模更加宏大,近年乞巧文化节获官方支持后,乞巧贡案台数逐年增长,工艺品数量也大为增多,每台展品可达 500 件以上。摆七娘主体也不再限定于未婚少女,随着社会发展与观念革新,如今男性也可参与到"摆七娘"的盛会中,更有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拜七娘"的时间

配合整个乞巧活动,转变为从农历七月初一持续到七月初八,具体礼拜的时间也从晚上改成了每天上午十点。拜仙仪式由繁复到简化,过往虔诚的祭祀仪式带上了表演的性质,整个"拜七娘"从过去的"娱神"转变成为"娱人"的活动。

"睇七娘"相亲的消失


乞巧的作品与传承 ......

过去借着"睇七娘"来相亲的风俗渐渐消失。如今"睇七娘"的人们更注意欣赏乞巧工艺品的精巧,品评工艺之美,"睇七娘"不再是婚姻的桥梁,而成为巧姐之间工艺品的竞赛,成为了丰富乞巧节活动内容形式,传播乞巧文化的重要环节。



广州乞巧风俗本以西关最盛,但自 20 世纪 60 年代起,乞巧节在广州市内逐渐淡化,只在周边一些村落残存。1998 年始,天河珠村重新挖掘这一民俗,发起珠村乞巧文化活动。2005 年,在天河珠村举办第一届广州乞巧文化节,并逐渐发展成广州重要文化节庆,由此带动珠三角地区乞巧文化大规模兴起。现今广州市乞巧节俗主要分布在天河、黄埔、番禺等区。2011 年,广州乞巧习俗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