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i广州 > i非遗 > 代表性项目

岭南古琴|琴声铮铮抒己怀

岭南的古琴文化源远流长

作为独具历史文化价值的珍贵遗产

在中国传统艺术文化之中熠熠生辉

时至今日

岭南古琴文化以其共融性和特异性

与当下诸多岭南琴人的雅好相契合

奏出了接洽时空的文化交响曲

这是属于一代代琴人的集体记忆

image.png

岭南古琴基于彼时彼地的

不同群体所处的环境

在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

和审美情趣的自由协调中

在实境之上生发出一层层审美空间

岭南古琴关于艺术文化与人生体验的洞见

古时其所能折射出的士人阶层的

审美趣味、格调风骨与精神情操

现今表现出的强大生命力

永恒的吸引力与鲜活的创造力

都是岭南古琴应在当代

得到保护、挖掘与传承的时代依据

image.png

01

汉魏六朝南方清乐尚用琴瑟,至唐代音乐发生变革,“燕乐”成为一代新声,乐器以西域传入的琵琶为主,带来的是公众欣赏趣味的转变,新乐固能通晓世俗的欢畅,而肃穆如松风的琴声虽美却已然成为古调,曲高则和寡,鲜有人怀着高清雅致来欣赏,一时间“古调”爱好者知音难觅。

image.png

历史渊源

广东的古琴音乐,随着中原文化的传播,最迟在汉代便逐渐发展起来。1983年,广州市北面象岗山上发现的西汉第二代南越王墓中,有岭南琴器的踪迹,由此可知岭南古琴最早当于西汉南越王宫演奏。而其发展成一个派别,则要追溯至清道光年间,广东新会人黄景星创立了岭南派,黄景星的琴艺师承其父,没有入仕的敲门砖,只得寓琴为乐,晚年客居广州,与陈绮石等人结识并组织琴社切磋琴艺。南宋末年,金元入侵中原,南宋皇室被迫从临安南迁至冈州崖山,改号祥兴。祥兴三年,金兵追至,南宋爱国丞相陆秀夫身背少帝赵昺在崖门投水殉国,从而结束了宋朝的历史。相传《古冈遗谱》就是在当时遗留下来的古琴谱。由于宋室的南迁,也把中原文化带来广东,特别对广东的琴学发展带来极大的影响。于是在后来的几百年中,广东琴学昌盛,琴人辈出。

image.png

02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的意境如在眼前,清越的琴声萦绕耳畔,水流石上,风渡松下,别有一番意境。岭南古琴发展于岭南独特的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之中,钟灵荟萃,孕育出自身独有的特点,但岭南古琴作为古琴的分支流派之一,其琴学理论与中医理论颇为相通,同源于中国传统哲学,因而呈现出特异性。

image.png

文化特色

此外,据蔡邕的《琴操》记载:“昔伏羲作琴,以御邪僻,防心淫,以修身理性,反其天真。因而岭南古琴与颂钵都是修身养性、道法自然之器。在中华传统文化中不难发现岭南古琴文艺与之共通共融之处。

image.png

03

20世纪90年代到2003年“古琴艺术”被列入“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这段时间,热衷于古琴艺术的各路人士齐聚一堂,古琴艺术作为一种非功利的纯粹“悦已”的活动,直至2002年,广东古琴研究会重新挂牌,2003年,古琴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琴人的身份从业余“玩”古琴向职业琴人转变,有的在研究会里担任职务,有的评上了“代表性传承人”,许多琴人自立琴馆授徒,依靠不同的社会资源参加各类古琴文化传播活动。古琴的生存状态、琴人的生活方式、思想境界开始慢慢转变,琴人游走于更多官方开辟的和私人建构的公共文化空间之间,寻找安放有着传统文人情怀的心灵栖息地。

640.gif

传承发展

海珠区文化馆的岭南古琴艺术馆常年设有关于岭南古琴的讲座、体验课、雅集等公益活动,争取为更广泛的受众喜闻乐见。近年来,岭南古琴艺术走进校园,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小学是广州市古琴艺术(岭南派)传承基地,教师针对小学低、中、高年级学生的不同年龄段的特点设置了不同难度的曲目来进行古琴的教学,并且让学生在演奏古琴时结合古诗词进行诵读、吟唱。

image.png

04

岭南古琴艺术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国家政策的扶持和引导下,逐渐在广州形成集创新、协调、传承、发展为一体的文化空间,古琴社团积极响应政策号召,融入岭南古琴艺术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中,为古琴文艺在良性发展的轨道上增力添彩。广东省以更加精益求精的方式,形式多样,调动广大市民参与到古琴文艺的传播活动中去,在亲身体验中增进兴趣,丰富审美体验,感受中国古老乐器带来的“非遗”魅力,一方面更进一步体味中华文化的精髓,另一方面让古琴艺术“放低姿态”,深入生活,走进人民群众的精神世界,政府及社团组织积极搭建平台,让“非遗”的传承与参与得到互动交流,自然的融入现今生活。